皮皮皮皮皮大西

21女孩逃逸一年

21/KT/YJ肉伊水仙/绿红/Bluepulse/暴卡/闪恩/源藏/葛乌
非常吃蝙蝠家亲情向!尤其是Middle child组!

雷蝙鸟/肉伊杰/桶受/Jaytim注意!
精神洁癖!体位all/mob随意!

日常问今天有二战au21了吗!

【Jaydick】重逢之夜(PWP)

群里  @唐一诺喵喵喵 太太提供的梗!快马加鞭赶出来了!我磕爆!(人生第一篇21pwp诶!)

【打不开链接请在评论寻找惊喜】



Summary:

在杰森离去之后,迪克的热潮一直不稳定,但这次热潮的异常却是意料之外。


Warnings:

*A!Jason/O!Dick

*Young Justice 3红兜帽忍者x翅

*pwp



"http://img1.ph.126.net/umD1ZMQHztK5c4N3HjK13Q==/6599297377216596322.jpg






这到底是多耀眼的光芒多深的憧憬以至于深入骨髓死亡也无法让你忘记。












(爆哭)迪基回头看看你的小翅膀啊!你的小翅膀回来了!他现在需要你的帮忙你说过你会帮他的!

无敌想吃士兵76桶和猎空翅(男)啊啊啊!!!!(爆哭)








官方已经准备好政治条件了太太们!!!!








(屁股我还能厨我还能(饿死







等一位圆梦太太!!(新年新希望啊




















【如果不行换粮也可以啊!】

你缺男朋友吗?

新年第一笔还债!导师我学会写短篇了! @在水中扑通扑通 




你缺男朋友吗?




“什么?”


杰森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尽管此时此刻他很想回过头露出他惊讶的脸,他还是抑制住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的视线固定在人体解剖图上。


迪克的手开始不安地爬上他的头发。掌心带着的燕麦布丁奶茶的水雾沾湿了他的头发。


“我是说——”迪克顿了顿,突然松开自己的头发,“你缺男朋友吗?”


杰森手中的笔一顿,波澜不惊的表面之下海浪滔天。


这可真他妈要命哦!


我们的黄金男孩今天又被甩了吗?以至于终于沦落到要到学术气氛浓厚的图书馆里寻觅猎物?


杰森谨慎地保持着表面的冷静,铅笔头终于再次在纸张上移动起来。


嗯,这里是肾脏......


“我有很多男性朋友,谢谢你的关心。”


杰森露出微笑,他以为那会是礼貌而疏远的——用杰森的文艺青年风格的眼镜框发誓那本该是的——然而迪克显然有独特的解读方式。他兴高采烈地搬过旁边的椅子在杰森身旁坐下,显然是把这当成一个邀请。他已经做好进行深入交谈的准备,而不管这有多不合时宜——离长桌最近的梁柱上挂着显眼的“Silence”以及临床专业的功课量不是开玩笑的。


杰森在迪克转过身时嘴角疯狂上扬,又在对方回过身时恢复高冷学霸应有的气质——冷漠,疏远,不苟言笑。


我可去他妈哦。


杰森恨恨地开始画下半身。


迪克很高兴,他庆幸自己没有完全相信专业里的朋友们。医学院的大家都知道,第二临床专业来了个身材火辣的一年级生,更要命的是这家伙还整天板着个脸,散发着“活体勿近”的气场,除了实验课要求的白大褂外就是皮革。


哦该死的禁欲系!杰森女孩们(或许还有男孩们)流下不甘的眼泪,而迪克从泪河中挣扎出来。


这家伙显然不如传闻中那样“生人勿近”。迪克乐滋滋地想,不由自主把椅子靠的更近。甚至到了冒犯的程度。


“显然你还缺少一位会帮你续杯的贴心男朋友。”迪克凑近他轻轻说道,着重纠正并强调最后一个词组。


——他的意图不能再明显了。


他的目光在咖啡杯与杰森之间游移,薄而温润的嘴唇随着言词的吐露在杰森的余光中缓缓翕合。还有迪克那离杰森的作业图纸不足十公分的手——手腕上那圈艳蓝色的毛衣袖口该死的惹人注目——让杰森不确定是否要摔下铅笔转而抓住那截露出的手腕把对方扯进怀里去蹂躏那看起来香甜可口的唇。


杰森的手指握紧,放松,握紧——不动声色地进行了几分变换。终于,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缓缓放下手中的笔。


他已经努力了,可笔杆与桌面碰撞的声音仍让迪克的眉毛不自觉抬起一点高度——尽管只是一点点。


杰森在内心呻吟。


可别他妈把他吓走哩,拜托不要是现在,这一刻,他终于鼓起勇气的操蛋的一刻。


他叹了口气,把一直禁锢着他那双漂亮的蓝绿色眼睛的眼镜摘下——终于饶了作业纸上那个被不停加深描黑的男性生殖器官。


杰森转过身子,略有歉意地看了迪克一眼。对方突然的坦诚让迪克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他敏锐的直觉向他敲响警钟。


“抱歉,我想我已经有一位了,尽管他还没有——”杰森示意他沾着咖啡渍的杯子,“但我想他会愿意为我做这件事的,因为他现在就在附近。”


他意有所指。


“噢....”迪克像被烫到一般站起来。


“我很抱歉,”他尴尬地挪动着椅子,眼神躲闪,还有点结巴,“我....我不知道....”


他踉踉跄跄地把椅子挪回正常的距离,一边用手整理他的头发——杰森已经注意到这个可爱的习惯动作——尽管那越弄越糟。


“呃,我猜他没有看见....?”


“事实上,他目睹了全过程。”杰森真诚地说,没有镜片阻挡的目光使他看起来该死地有说服力,而他下一句话让迪克的肠子拧成一团,“而且他正往这边过来呢,老天,他看起来可不太妙。”


杰森满意地看见迪克瞬间变换的脸色,不着痕迹地微微勾起恶劣的嘴角。他毫不留情地补充道:“他看起来不敢置信,显然不是一个吻能平复的。”


——你的吻能解决这世上大部分的事情!


迪克在无措地揪着头发的同时还忍不住暗地里尖叫。


“天哪,他....他一定是误会了,我可以解释——”


“也许我该走了,”迪克悲痛地说,他认为他再也找不到比杰森更火辣的人了,“也许我应该请他喝一杯,甜的东西能让人心情愉悦。”


“你是对的,”杰森用余光瞄那不知何时呆在桌面上的饮料的标签,“我认为他很喜欢燕麦布丁奶茶。”

2018年终总结?


写了一点西格弗里之歌,大纲要大整改...

一点假如杰森陶德有三只小鸟和一个小月亮

一点为奴岁月

一点浮于表象

一点1988

一点小霸王康纳


总结:

1)挖了不少坑没填呜呜呜我错了

2)原来我写了这么多au吗!

3)今年原来全在写21耶!

记梗 吉普赛迪克

Summary:杰森从青年训练营回来,迪克发现年轻的Alpha与以前不同了。当然,他们两个都是。






“你应该去上学。”


在他把迪克从街上捡回来之后没过几天迪克这样对他说。


“然后他们就会嘲笑我,排挤我,就因为我是学校里唯一没有袖章的金发男孩。”杰森嘲讽地说。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他们还会说我唯一的家人是个公认的低劣血统,一个吉普赛人。尽管我真的一点,一点都不在意。


“而我会打烂他们的脸。”


他恶狠狠地说,就像一个誓言。


记梗

致命魔术au+马戏之王au


“你站在聚光灯下,是为了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惊叹、照射灯下一张张绽放的笑脸,还是为了闪耀人前,万众瞩目,名扬万里,抑或是,喝彩与鼓掌之后,在阴晦的落幕中与生存抗争?”


cp:21/sb/kt

嘿嘿嘿到现在还关注我的宝宝们福利到啦,关注我看到这条博的宝宝们留下评论,抽一位宝宝随机送出JJMK太太的贴纸一对(需补邮费)抽奖截止时间不定嘿嘿嘿来啊快活啊!

停更通知

所有坑停更一年。
大纲已经写好,一年后还能更。
我要去成为优秀的21女孩❤️

【Kontim】都是错觉

*只...只写了个开头orz
*沙雕文学重出江湖@Lnes-鹅夫人 



我是提摩西·德雷克·韦恩,性别男爱好小提琴。哥谭高中一年级生。本来头发有点长,但是因为军训,比起被教官抓去剪卤蛋头我决定还是自己动手,忍痛割爱。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你这个发型好哈哈哈哈——”

提姆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划开手机锁屏。旁边这个傻不拉几、几乎要趴在方向盘上憋笑的家伙是迪克·格雷森,性别男爱好女,布鲁德海文大学二年级学生,就住在我家对面。因为还没开学所以自愿做苦力替布鲁斯送我上学,顺便做行李的搬运工。

一开始,提姆是拒绝的。他盯着阿福给他收拾好的行李箱还有一旁的水桶水盆还有各类洗漱用品,开始思考自己一人一次性搬进宿舍的可行性,当然还要还要算上寻找公告栏、寻找宿舍的时间。

达米安从楼上跑下来,冷笑一声:“哼,残障德雷克,你学会绑蚊帐了吗?”

提姆当机立断敲响对面迪克家的门。再也没有比让小恶魔达米安跟来学校更可怕的事情,上次布鲁斯带着达米安送提姆去学校,在提姆多次挣扎无果后,达米安两下爬上提姆的床位——提姆绝不会承认那看起来很像一只猴子——夺过提姆手中的蚊帐快速绑好。那得意的样子几乎把鼻子翘上天,就差把提姆一脚踹下床板,好像他才是个高中生而提姆是个小学生。

愚蠢的傻瓜蛋,自以为是的小学生。提姆敲门时恶狠狠地想。然而这扇白漆木门打开之后他就想逃跑:迪克挠着一头乱毛穿着大裤衩打开门,眼睛还眯着,好像提姆身上散发着刺眼的圣光。

天上那谁打碎了花瓶,雨水哗啦哗啦地像泼水一般砸下来,水泥做的街道一下子便湿透。这大太阳的天,雨怎么说下就下?

“早上好呀小提米,昨天不是不要我来载你嘛?别别别傻站着,快进来。”迪克继续眯着眼睛,去厨房摸索他的茶壶。

提姆在布艺沙发上正襟危坐,叹出一口气。在一个小时又七分钟之后,迪克终于从楼上下来,衣着整齐,那双眼睛终于不是眯着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恢复应有的光辉,像外面的大太阳一样璀璨夺目——雨早就停了好吗。不,提姆捂住眼睛,别向我抛媚眼我性取向正常。据他所说,提姆这个邻居喜欢早上洗澡,现在提姆坐在副驾驶上还能闻到迪克身上的沐浴露味道。

等等,沐浴露的味道不可能这么持久吧?这是喷了香水吗?

细思极恐的提姆在认真思索了一番之后居然觉得自己的逻辑毫无破绽。

就在这时,车子往前挪动了大概一个车位的长度,然后便罢工一般趴在马路上。环顾四周,左边是道路施工的标志,右边也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家长无所事事地用手指敲着方向盘。似乎是察觉到提姆的目光,大叔的斜睨让提姆赶紧装作不经意地回头。迪克还在哼着歌儿。那什么,Jesse McCartney的歌。

“Why don’t you tell him that I’m leaving never looking back again~”不得不说迪克的声音和这个杰西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嗯,都是当不来麦霸飙不了高音的声音。

提姆看着锁屏上快要迟到的时间,内心快要崩溃。其实我也想离开这望不见尽头的堵车现场永远都不回头,但我插翅难飞啊。

我叫康纳·肯特,看见没,人群中长得最帅的那个就是我,我都不好意思介绍我自己,毕竟文字无法描述我万分之一的帅气。诶你躲什么呢,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啊,看老子这张帅脸难道让你害羞了?嗯啊~给你个飞吻。

家住得有点远,所以我一早就到学校了,搭的是公交车。昨晚找了一晚上才想起,行李箱被克拉克拿去大都会了,只好扛着两个红白蓝来学校,快被气死。但是行李往宿舍一丢,我还是条好汉。

刚到新学校,时间也很充裕,康纳便到处溜达溜达。从男生宿舍大门走出来,渡过宿舍桥——其实就是有点像护校河那样的河把教学区和宿舍区一分为二——眼前就是饭堂。哎,真不错,饭堂楼下还有个酸奶机。康纳便想去尝尝鲜,酸奶机啊!这个学校居然有自动售卖机!

然而没走几步,康纳就被拦住。那是个扎着小马尾的女孩,脑袋还不到康纳的肩膀,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往上望着康纳——噢真让人受不了。康纳快速打量了一番,眼前一亮。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是黑了点。康纳一秒换上自己的招牌笑容。

“学长,请问你有零钱吗?酸奶机没办法刷饭卡。”

哎哟这学长学长的听得康纳心花怒放。于是他大手一挥,酸奶机咚咚掉下两盒酸奶。康纳捡起酸奶,作势要给妹子一盒,却在妹子伸出手时突然把酸奶收在身后。他突然凑近妹子,他甚至能闻到妹子衣服上柔顺剂的味道——而妹子的双手还呆愣在空中。

康纳对自己的脸还是相当有自信。而且他知道腼腆的小姑娘大多对这种搭讪方式无法抵抗。

“小可爱,你是哪个班的?留个联系方式呗?”

看着妹子脸红心跳地跑开,康纳晃晃手指夹着的便利贴——上面有妹子的联系方式——嘴里咬着酸奶吸管,吸溜一口酸奶。

好喝!康纳晃悠晃悠着朝篮球场走去。

康纳是个体育生。虽然他是游泳项目进的哥谭高中,但其实他更热爱篮球。高中三年的时间长着呢,首要任务当然是确认篮球场的位置。

康纳走在校道上。花坛里的鸡蛋花树在水泥地投下被切碎一般的阴影,而太阳雨后蒸腾的水汽让康纳感到自己就像一只在蒸炉里的桑拿虾。他把空盒子丢进垃圾箱,开始在球场上寻找他的目标。

没错,康纳没——有——带篮球。但不是说篮球是团体运动嘛。于是康纳绕着球场走了两圈,开始物色自己的队伍。有的球场上的积水还有一大片,没法使用,而没有干净的球场早就被占了。

康纳已经发现,皮肤黑的学生是高一新生——军训嘛——而校服特别脏的学生多是高三。康纳在一个球场前停下,他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得出结论:多吃两年饭的确是不一样。无论是技术还是身体素质都比隔壁场的高一要好得多。然而这反而让康纳蠢蠢欲动。

“哎,”康纳朝场上正耍得欢的学生们招呼,“加我一个呗。”

“你谁啊?没见过你。”

“不加不加,满了。”

学长们忙着用袖子擦汗,掀起衣服下摆煽风。康纳差点要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块腹肌啊,秀什么呢。他看了看隔壁场的同级学生的实力,糟糕,他是真的不想去鱼塘炸鱼。这时其中一个学长主动退出,他从书包堆中捡起自己的书包:“我回宿舍洗澡了,五缺一,你们别欺负高一啊,也带人家玩玩。”

行吧。康纳看着大汗淋漓的学长挥挥手走了。他走进球场,简单认一下队友的脸。康纳不屑地哼哼,看谁欺负谁。

诶,好像有点玩太过了。康纳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拿着学长的篮球急急赶回课室。他没时间回宿舍一趟,更别提洗澡。一进课室,班上的座位已经满了大半,他溜进杂物间,随手把篮球丢进一格书柜里,便开始翻他的书包。他总是多备一件干净的衣服在书包里,现在可派上用场。

迪克比达米安还不中用。这是提姆一个人站在床板上得出的结论。迪克在帮提姆把水桶和盆子都搬上宿舍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溜了。提姆只来得及提醒他:“高三的课室在四楼,大红在高三2班!”

提姆认命地在床板上爬来爬去,脆弱的床板不堪重负,被他折磨得发出嗙嗙的声响。就在提姆终于第一次把蚊帐绑好、满头大汗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把蚊帐绑反了,入口居然朝着墙壁。

“......”

也是这个时候提姆才发现,原来蚊帐还有正反两面的吗!

这一天真是糟糕透了。提姆回到课室的时候想。先是布鲁斯有时外出不能载提姆上学,然后便是学校附近修路而大堵车,接着是收拾宿舍的一系列乱七八糟。

他走进课室的时候看到班上的座位几乎已经坐满,抬头寻找课室的时钟。在确认还有三分钟才迟到后,他赶紧溜进杂物间。

“......”

提姆背着书包站在门口,觉得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眼前这不知道是谁在他刚进门,呼地脱下汗津津的校服上衣,把提姆吓一跳——我是谁,我在哪,这家伙是谁,我们见过吗,军训没见过这家伙啊,我进错教室了吗,没有,这是背阔肌吗,这就是背阔肌吗,怎么看起来像是要长出翅膀,好想摸摸看——

“呃......”提姆发出一点声响,成功让眼前的男同学转过身来。他还没有完全穿好上衣,转身时露出的腹部令人遐想。

哇......提姆咽下口水。机械地朝杂物间内部走去——外面的书柜已经被占满。

然后提姆看到一个篮球。准确来说,是一个沾着泥巴的篮球,它正静静地占据了唯一一个空着的书柜格子。

“......”提姆的大脑在努力运转。他把装着小提琴的琴盒放在地上,死死地盯着篮球,似乎用死神一般的眼神能把可怜无辜的篮球吓出来。

“你在这干什么呢,快上课了。”男生走到提姆旁边把篮球掏出来,“抱歉啊,占了你的柜子。”

提姆摒住呼吸——因为味道实在是太大了——偷偷瞄一眼男生的侧脸,又赶紧低下头。

他太他妈的好看——

然后他看到男生把沾着泥巴的篮球往他的双层绒面琴盒上一扔,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一声巨响......巨响......在狭小的杂物间里震耳欲聋。

“......”


提姆冷下脸,面无表情,原本百分之二百的好感度直线下降为负值,内心毫无波动只想打人。

我刚才什么都没想,这都是错觉。这家伙就是个蠢蛋。